日月网  日月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15|回复: 0

[婆媳那点事] 到了学校之后夏晓之拉着林枫的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15 16:59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【蛔虫】

  夏晓之没有去酒吧上班,但是林枫却去了学校上课。

  听说林枫来了学校上课,班主任激动的从办公室里赶到了教室,不敢相信的直奔林枫的位置,开学已经一个多月,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这位学生,对于班上的人来说那也是传说中的人物。

  在混乱的交谈中,也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,“这不是夏晓之的男朋友吗?”

  然后时间和空间都在这一瞬间就静止了,班主任也在那一刻看向了坐在一边的夏晓之。

  林枫趴在自己的位置上,从被围观到现在一直都趴在位置上睡觉,刚刚的话也不知道他听见没有,只是现在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  “夏晓之,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。”班主任的脸很阴沉。

  跟着去到办公室,班主任便问她:“你和林枫什么关系?”

  “普通朋友关系。”

  “你别当我不知道,这一个多月都是他在接你上下学。”班主任坐在位置上看着夏晓之,但是夏晓之的志愿是厦大吗?显然不是!

  “那是我膝盖摔伤了,我们家长都知道。”

  班主任沉默了一会儿,语重心长的看着夏晓之:“也不是班主任我有成见,但是林枫那样的坏孩子和你在一起不合适,你们都是马上就是要高三的人,平时你成绩也不错,我不想你被他毁了,你和他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  刚想反驳,就看见班主任的目光停在了自己的身后,夏晓之转过头去,看见不知何时林枫已经站在了身后,脸上的表情也有一些复杂,显然是听到了班主任刚刚的那一番话。

  “林枫?”叫了一声他的名字,却见他笑了笑,“我没事。”然后转身离开,夏晓之跟了出去。

  回到教室同学们依旧在议论纷纷,林枫坐回位置上,这节课的老师也已经进了教室,于是大家都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这节课测试。”数学老师将一堆的试卷发了下来,看到林枫的时候有些惊讶。

  在写试卷的时候夏晓之担心林枫不会写,在写了半张之后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。

  林枫疑惑的看着她,看到她另外半张空白的卷子,将自己的卷子往夏晓之的桌子边移了些过去,这一瞬间,夏晓之只觉得自己有点崩溃。

  放学路上

  “哎,明明你那么厉害,干嘛不想去学校。”夏晓之依旧坐在林枫的脚踏车后座上。

  “不想去所以就不去。”林枫没有像往常一样开玩笑,反而有些严肃。

  夏晓之也没有继续说话,显然他是因为班主任的话不高兴了,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林枫停下了脚踏车,但是夏晓之却没有下车的意思,抱着他的腰死皮赖脸的坐在了后座上。

  “到家了,下车吧。”

  “我不下车,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。”

  林枫扶着脚踏车,尽量的用脚撑着,“你不要闹好不好?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  “谁知道我今天要是下车了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坐上去啊。”夏晓之这话说的有些酸,林枫愣了一下,“我没说以后不让你坐啊。”

  “但是你明天也没打算送我去学校啊。”夏晓之趴在林枫的背上翻着白眼说。

  “......”

  “看吧,被我说中了吧,你就是打算以后又不来学校了。”

  “你是我的肚子里的蛔虫吗?”林枫被夏晓之逗乐。

  夏晓之鄙夷的拍了林枫一巴掌,“谁要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啊,那么恶心。”

  “那不是蛔虫是什么啊,我想什么都知道。”说着已经将车子往前骑去......

  【医院】

  到达目的地,林枫把车子放在一边,夏晓之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建筑物,这tm什么鬼地方?难不成此人有多重身份,此时正是这里的主治医生了?

  林枫像是会读心术,看着她发愣,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往里走,“我是来看望奶奶的。”

  夏晓之转头看向他,一直以为他就只有一个妈妈呢,正想继续发问,不料听见一声呼唤。

  顺着林枫的目光望去,站在前台和他打招呼的正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护士姐姐。

  夏晓之看着那护士小姐的目光,就知道来者不善,定然是垂涎于林枫的美色,“护士姐姐,我们是来找林枫奶奶的。”

  先下手为强。

  “哎?这小妹妹是谁啊,怎么以前没见过。”护士小姐似乎这个时候才看见夏晓之的存在。

  “这是我同学,夏晓之,陪我来看看奶奶。”林枫将她推到面前,虽然同学这个用词让她很是不满,但是林枫的一切动作都说明了她和他的关系匪浅,这又让夏晓之同学满脸笑意。

  “我们先过去了。”林枫说完拉着夏晓之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,很快就到了门口,夏晓之随着林枫走入病房,消毒水的味道马上进入呼吸道,让她皱了皱眉头。

  病床上的老人闭着眼睛,像是睡着了,床的边上都是一些仪器,身上插着许多的管子,看得夏晓之都觉得不舒服。

  “奶奶你现在一定很难受吧?”林枫坐在老人的身边,拿着她的手使劲的揉搓。

  夏晓之站在一边看着,“奶奶她......是睡着了?”

  “一年前奶奶就成了植物人,到现在都没醒过来。”林枫将老人的手放进被子里,一个医生模样的人从门外进来,看到林枫将一张单子递给他,“这是这个月的费用,只剩三天期限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林枫点点头,等医生出去之后才说:“奶奶住院需要很大一笔医疗费,但是家里没有任何人愿意承担。”

  “所以你开酒吧,然后每天还自己去别的地方兼职,都是为了给奶奶治病?”夏晓之惊讶的看着眼前明显偏瘦的林枫,他们都还只是18岁的学生,当她在家里享受母亲给的一切的时候,他就已经开始为了钱而烦恼。

  “小枫?”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夏晓之转过头去看,站在门口的人手中提着点水果,眉眼间和林枫有些相似。

  听到这个声音,夏晓之明显的看到林枫的双手握成了拳。

  “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?”说完之后起身就是往男人的脸上招呼了一拳。

  夏晓之想要劝架,但是林枫完全没了理智,将她往后面一推,扑上去就将男人打翻在地,直到累了才停下来。

  而此时的男人被打的满脸血污,医生赶到的时候都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,直接将男人抬走,很明显的,那个男人也已经昏死过去。

  林枫拉起夏晓之的手往外走,一路上夏晓之都很安静。

  反而是林枫先和她开始叙述,他说,那个中年男人是他的爸爸。

  “奶奶住院是因为他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要和我妈离婚,奶奶血压高,一下子就昏了,再也没醒来过,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给奶奶承担医药费,这样的人没资格去看奶奶,也没资格当我爸。”

  夏晓之坐在后座上紧紧的抱着他,想给他一些安慰。

  “从那以后大家都说我是坏孩子,因为我抽烟喝酒打架,只要是叛逆的事我没有一件不干,性格也很极端。”

  夏晓之突然就觉得,眼前的这个男生,好像也没那么坏。

  “他们还是离了婚,他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,把我们都赶出了家门。”夏晓之能感受到他微微抖动的肩膀。

  那一晚他说了很多很多,但是最后他笑了,笑的很灿烂,就像第一次见面时候的笑容一样。

  夏晓之也告诉他,“不论大家觉得你是多坏的小孩,我始终觉得你比谁都善良。”

  【好像有点善良】

  从那天之后林枫没有再出现,小区学校酒吧都不曾出现,夏晓之刻意在小区的门口徘徊,想要制造偶遇的机会,不幸空等一个多星期依旧不见踪影,最终忍不住好奇心在饭桌上问夏妈妈林枫的行踪,这才从夏妈妈的口中得知,林枫一直没有回家,去了很远的亲戚家,上回打了林爸爸之后那女人一直闹个不停。

  “怎么?喜欢上那小子了?”夏妈妈满脸兴奋,夏晓之不解,别人都怕自己的孩子和林枫在一起,但是她怎么就那么想她和他有瓜葛呢?

  “妈,你就说你是不是收了林阿姨的好处了!”

  “我这就是觉得他们和我们的命运一样啊,难免有些惺惺相惜。”夏妈妈说着说着就扯到了夏晓之的父亲身上。

  夏晓之其实和林枫一样,都是单亲家庭的孩子,一样是父亲在外有了女人就要求离婚,只是比林枫好的是,她父亲走的时候没带走任何东西,都留给了他们母女。

  只不过从夏晓之记事起就没见过所谓的爸爸,也不知道那个叫做父亲的人是什么样子。

  夏晓之开始准备着期末考试,每天都会坐在窗户边上看看他是否回来。

  那天如同往常一样,夏晓之到了教室放下书包,却看见关系和自己比较好的一个同班女生兴奋的跑到她的面前。

  “怎么了?”夏晓之疑惑的问。

  “就我们班那个林枫,他居然之前读的是我们市里第一的高中,并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他转学的时候校长还挽留了好久呢。”

  “你听谁说的啊?”

  “这还用说吗?手机上都有,你看啊,这个是他吧,全国奥数比赛一等奖呢,也是上次他来上课我们才知道啊这个是他。”女生高兴的将手机放在夏晓之的面前,上面的照片是林枫在众人的拥簇下握着奖牌的模样,脸上的笑容和现在一样,只是更加夺目。

  夏晓之笑了笑,想起了那天班主任和校长的通话。

  应该也是因为这个让校长不忍心丧失了这个一个人才吧。

  一个月后林枫回来了,而奶奶也去世了,就在睡梦中远去,那天的林枫没有哭,而是静静的守了一夜,没让任何人靠近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夏晓之出门,下楼,却在小区门口看见了林枫,他单脚着地踩着脚踏车,一脸的阳光灿烂。

  “怎么,等本小姐上学啊?”夏晓之推着自行车走到他的边上。

  “是啊,以后我就成了夏家的司机了。”林枫想了想之后又说,“嗯,是夏晓之专属的。”

  夏晓之推着车子往门卫那边走去,将自行车往边上一放,转头看了一眼林枫,“这可是你说的啊。”

  “我说的。”林枫揉了揉夏晓之的头发,那份宠溺溢于言表。

  到了学校之后夏晓之拉着林枫的手,从同学们诧异的眼光中回了座位,数学老师已经抱着一堆的卷子出现在教室里,将试卷发回来,然后念到林枫名字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更甚。

  “满分。”

  夏晓之羡慕的看着林枫的试卷,再看看自己卷子上的八十八,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这就是那个两个多月只上了一节课的成绩啊。

  “我可以让你也是满分。”林枫看到夏晓之哭丧的脸笑着将她的试卷拿了过来。

  夏晓之期待的看着他,却见他拿起黑笔将他卷子上林枫的名字涂掉,端端正正的写上了“夏晓之”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该哭还是该笑,看着阳光下他干净的脸,好像别人说的话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,这个坏小孩也不是那么坏,甚至,好像有点善良。

周口白癜风医院http://www.zzzlnpxyy.com
平顶山白癜风医院http://wap.hnly100.cn
周口白癜风医院http://wap.zzzlnpxyy.com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